www.bobocao.com 被驾驭的S极女王

被驾驭的S极女王
奢华的办公室,不,应该说是华美的宫殿——距地面176米的夜火大厦顶层,红酒与极大的落地窗可以使它的主人骄傲地俯视整个城市。  精致的面容,完美的身材,与那些巨星超模不同,她的美,不是那种没有特点仅仅是没有瑕疵的美,她妖艳,性感,成熟。每个男人都会被他的风采迷惑,只有完全了解她的根底的人才会知道,她的美,是只属于四十岁以后的成熟女人不着痕迹的风骚。  那种女王的气场,不是可以装出来的。就像一个艳星,需要很多次才能在镜头前妩媚地展现自己的高潮。  她赤裸的站在窗前,没有丝毫的拘谨,这里是只属于她的皇宫。  一个男人西装革履的跪在她的身后,畏缩地将自己蜷起,时不时偷偷抬眼瞟一下女王的下体。  女王丝毫没有在意,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下体对男人的吸引力。  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下体了。手术磨去了她的大阴唇,也绽放了她的小阴唇。她的阴唇上镶嵌着36刻华美的彩钻,其中的7颗是国际知名的名钻,它们在灯光下闪烁,比银河更炫目。加上上面微微摇曳的她每天尽心护养的五色阴毛,从没有男人的目光可以逃脱她的诱惑。  她抱着硕胸,坐回她的沙发,沙发前的办公桌暂时的遮挡了男人的视线。  女王将一条美腿蜷在沙发上:“来舔我。”  男人诚惶诚恐地爬了过来,钻进桌子下面,猴急地伸出舌头。  “不许弄脏我的阴毛。”女王随意的吩咐让男人顿时萎缩了半寸,却又不敢忤逆。  “哦~”女王优雅地呻吟,她根本不在意身下的男人,她只是欣赏窗户中自己的倒影,享受自己昂贵的下体和美妙的呻吟声。  男人的动作有些粗鲁,女王不悦地蹙眉,慢慢蠕动自己灵动的阴唇,控制男人的舌头向更深处滑动,就像一个耐心的大姐姐引导弟弟学习功课。  “阴蒂,慢慢地吮吸。”女王闭着眼睛喃呢着,仿佛是在享受,又仿佛已经睡着了。  就这样,男人在女王胯下度过了整整半个小时,他自己已经要憋爆了。但是女王除了阴蒂稍稍饱满,其他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男人的舌头已经僵了,在外面他也是高高在上的公司高管,可是在女王面前,他只能像狗一样舔屄。  他开始怨恨面前的完美下体了,他想像真正的男人一一样站起来,将女王推到插入她的美屄射进她的身体将女王征服。可是,他不敢。他只能克制着自己,蠕动僵硬的舌头。  女王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仿佛刚从睡梦中苏醒,招摇着胸前动人的曲线。  “哎呀!”随着女王浅浅的惊呼,男人只觉得一股热流流入口中,男人报复地咽下口中的液体,他意淫般的以为自己吃掉了女王的孩子。  “快咽下去,不要滴在地毯上。”女王说着,下体的水流竟不停止。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喝了女王的尿液,可他仍旧不敢停止,只能将尿液与屈辱一同咽下。  “舔干净。”  男人马上把头凑了上去,又仔细舔了舔。  “滚,碰到我的阴毛了。”女王的脚打在男人脸上,把他赶走。  “好喝吗?”女王的眼神终于落到了男人身上。  “好喝,好喝。”男人终于把舌头放进了嘴里。  “知道为什么让你喝吗?”女王并拢了双腿。  “知道…不知道……”男人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  女王丢给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道:“因为你的嘴太骚了,要洗一洗。”  “是,是。”男人匍匐在女王脚下。  “竟然谈丢了两个亿的单子,滚吧。”女王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阴毛,头也不抬。  男人惊恐地滚走。  不经意间,一根紫色阴毛竟脱落在女王手中,女王顿时大惊失色。性吧首发她对自己的阴毛有着畸形的自恋,阴毛的脱落是她不能忍受的。  再也顾不上优雅与风情,她飞速的在手边的键盘上按下一连串数字,桌下的一个柜子自动打开。那是一个冰柜,她迅速从中抄出一支注射器,熟稔地将针头刺入自己的阴蒂,缓缓地将药液注入自己的体内。做完这一切,她就像一个刚享受了毒品的吸毒者,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  她徐徐走到窗前,望着玻璃中倒映着的完美身影出神。  颀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饱满的乳房,炫目的下体。太美了,她忍不住要触摸那玻璃中的倩影。  那么青春,那么美。怎么看,也不过是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子,除了那过于妩媚的眼神和风骚的体态。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已经很老了。  下个月,便是她五十岁的生日。  她轻笑着,拨掉仍缠绕在指尖的阴毛,放肆地轻语:“岁月啊,你不能在我身上留下一丁点痕迹。”  “海伦娜,你是不老的。”说着,她的手指深深插入了自己的下阴,感受着里面跳动的大股的青春。  她拨弄自己的阴蒂,每一次触碰,她都会大声地尖叫,她是在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敏感。她要证明自己的年轻,衰老的女人是无法拥有如此敏感的阴蒂的。  “啊~~~~!她死死扣住自己的阴蒂,太敏感了。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要摆脱这无法承受的快感,然而她的手指一丝也不肯放松,最后,她的腰肢扭动的就像一条蛇。  双眼忽然失去焦距,她两腿一蹬,体液疯狂地倾泻出来,那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潮吹。70ml,即使是天生媚骨的初女也做不到,因为太稚嫩,即使是久经人事的熟女也做不到,因为不够敏感。只有她。  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轻柔地从下体揩了些残液吸入口中,快乐地笑着。  自己果然比少女更青春,更有活力。  慢慢地,药品开始发挥作用,她清楚地感受到,乳房有些胀,阴蒂开始充血压迫者其中的硬块,一股热流从小腹向上缓缓流动。刚刚潮吹的下体再一次湿润,心情也变得有些急躁。是思春了吗?  仿佛回到十六岁的花季,女王巨硕的乳房竟然开始再次发育,那种微微的胀痛,仿佛是胸中的种子正在破土而出。  那粒种子,是色欲还是野心呢?  不知是因为药物还是寂寞,女王竟开始春心萌动。  ”好想谈个恋爱呢。“厌倦了蹂躏男人的尊严,女王对着落地窗喃喃自语。  ”可是你的身体,又有谁能驾驭呢?“双手轻拢自己的丰胸,女王眺望着整个城市。这座大厦就像是城市宏伟的阳峰,被她牢牢地踩在脚下。  ”呃,呃……“女王轻声地呻吟着,她没有乳晕,乳头是那种血肉的深红色。性吧首发因为手术,她用自己分化出的阴蒂植入胸中替代了乳头。也就是说,她的身上有三个阴蒂。并且,因为分化出的阴蒂没有层环小体的包裹所以会比一般阴蒂更加敏感。  一双手悄无声息地环在女王腰间,那是一双男人的手,却比女人更精致。  女王迷离的眼睛从玻璃中看到了这个男人。她丝毫不惊讶,因为只有他才能被允许悄无声息地进入她的领地。  ——她十九岁的儿子,洛基。  她反身抱住自己的儿子,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意的男人。  洛基熟稔的握住女王的硕乳牙齿已经咬住了她的乳头。  他要吃奶。  一个十九岁的男人竟然要吃奶?  若是换做别的母亲,早已大发雷霆。  可是她没有,她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手指轻抚他的发丝。  又有哪个女人能持续泌乳十九年呢?  温热的乳汁从乳蒂中汩汩流出,乳蒂外是亲生儿子轻柔地吸吮。那是怎样的快感呢?  阴道已经开始自动蜷蠕,乳头和阴蒂暴胀,僵硬成块,小腿也不自觉地颤动。  她努力锁紧阴唇,保持者微笑的面容。  她在孩子面前是庄严的。  ”吃饱了吗?“女王感受到胸前的吸吮渐渐减缓,问道。  洛基从女王胸中抬起深深的黑瞳,满足的点了点头。  一滴甘乳还挂在女王乳头,洛基调皮地凑过去舔了舔。  ”啊!“女王瞬间被他推向快感的高峰,不禁叫了。  又一次,女王无可阻止地泄身了。  女王迅速用手指止住尿道,可爱液到来时那种势不可挡的冲击还是让女王痛苦地叫出了声。  洛基疑惑地看着女王。  ”姐姐,你怎么了?“  没错,为了向外界保密自己的年龄,海伦娜让洛基称呼自己姐姐。而实际上,如果只看外表的话,人们甚至会认为一米八的洛基是娇美青春的海伦娜的哥哥。  女王不着声色地拢了拢头发,微笑着回答洛基:”姐姐要去洗手间,小洛基不许跟着啊。“洛基看着海伦娜故作自然的背影,心中有些不自然。  狠狠地,洛基将挂在嘴角的奶水吸掉。  ”赫尔曼先生这边请。“女王穿着极其暴露的装束为来者引行。  赫尔曼顺着女王的乳峰看过去,只见一个檀木匣子里放着一棵类似于灵芝的东西。  ”您知道这是什么吗?“女王问道。  ”灵芝?人参?“赫尔曼推着眼睛一头雾水。  ”您真逗,“女王暧昧的笑着走近赫尔曼,冷不丁地抓住了赫尔曼的鸡巴:”这是拿破仑的这里。“赫尔曼一下子惊呆了,他凝视着这个如此奔放又带着几分古典美的女人。  灵蛇髻,那是贵妇人的发髻,招摇的粉色水晶海葵发夹连着两串玛瑙垂至脖颈,与另一侧风情的一缕垂发对应的恰到好处,狭长的美目画着勾人的眼线,诱人的红唇上涂着寂寞的色彩。连衣裙,是连衣裙吗?上身没有任何遮掩,只有领口高高的镶着一颗不知名的玛瑙,胸前两片只是简单地盖住了乳晕的星芒与领口和小腹之间连着窄窄的丝带,背部是全裸的,露出完美的腰身与性感的蝶骨,下身的长裙是从脐处前开的,裙带与星芒的丝带会在脐处,便露出了腿间细长的内衣,那种封屄内衣赫尔曼是在夜火的展销会上见过的,在他的理解中,那种内衣只能定制,因为每个女人的屄开的高度都不同,设计师只能根据每个女人屄的最低高度设计最低窄的内衣,只是简单的封住女人的屄,在不露点的前提下做到最大的暴露。但这种内衣对女性自身的要求也很高,用极薄的料子来凸显女性下体的平坦,但也同时剥夺了女人的安全感,因为要突出女人的高贵气质,所以如果在窄窄的内衣中露出了几根没有梳理整齐的阴毛或是因为动作太大而露点便会因为太过淫靡而失去端庄的女神形象,并且如果女人本身因为阴唇过大或是下身不紧而在内衣上突出一块是极其失礼的。可海伦娜不然,她的内裤上沿上,彩色的阴毛被梳理得软软的,齐齐的侧向一边和内衣一起看便如同一朵盛放的鲜花,细长的内裤是花梗与花托,阴毛便是花丝与花瓣,两者相映成趣,让赫尔曼不得不讶异身前的这个年轻女孩竟如此会修饰自己。腿,腿,赫尔曼急切地向海伦娜的腿望去,只见整条腿都是裸露的,那时极有自信的女人才会敢露出的极品美腿,因为它的完美可以征服任何男人。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女人会如此长久的抓住自己的鸡巴,他已经很硬了,被狠狠地抓住甚至有些痛,但他竟然不敢反抗。  ”为什么,拿破仑的生殖器会出现在这里呢?“赫尔曼咬着牙问道。  ”因为,“女王忽然放开手,像雌豹玩弄猎物一样盯着赫尔曼的眼睛,”这是我的收藏。“”我们还是看些别的吧。“赫尔曼躲避着她的眼睛,仿佛那是一个陷阱性吧首发,不小心就会被她勾走灵魂。  ”赫尔曼先生是想见一见我最得意的收藏吧。“女王的眼睛中忽然闪过一缕娇羞,蓦地转过身子,道:”真叫人难为情,不过请随我来吧。“女王端庄的在前面走着,赫尔曼只能别扭的挪着步子,本宽松的西裤被顶出高高一截,默默地听着高跟鞋叩击着红地毯。在两旁的玻璃中,他不得不面对女王的高贵和自己的鄙陋。  也许他不该来,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优异的业绩吞并夜火,逼迫他们那艳名在外的女王匍匐在自己体下呻吟。可现在他觉得他错了,并且错的离谱。  ”光明之山,英国女王王冠上镶嵌的钻石。“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黑暗的小屋里,只有面前的橱窗中,一颗璀璨的钻石在背光灯下灼灼生辉,映出女王窈窕的体态。  ”光明之山?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赫尔曼一下子怔住了。  ”真瞒不过赫尔曼先生,“海伦娜用自己妖冶的身体遮蔽赫尔曼的视线,撩人地扭动着,细长的丝带无法束缚她硕艳的丰乳,知识紧紧地绷住,让她的美乳随着身体摇曳,她的声音也变得饥渴撩人,”原来赫尔曼先生要看人家最大的钻石啊~!“赫尔曼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瞪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像移开自己的目光却怎么也做不到。  海伦娜缓缓扭动着腰肢,双手变换手势着从双乳随身子一直向下抚摸,终于到了自己热火的三角地带。她拉着封屄内裤的两条系带左右滑动,赫尔曼的脑袋便也跟着一起左摇右摆,仿佛她抚拉的不是内裤的系带而是赫尔曼的心弦。  女王妖娆一笑,会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赫尔曼已经被自己迷住了。随着她刻意的撕扯,封屄内裤蓦然滑落。  五色缤纷的阴毛下36颗华丽的彩钻炫然登场,在背景灯的照射下宛如一条唯美的银河散落在女王身下,钻石在不同角度发射出不同色彩的光泽,那种凌厉的美令赫尔曼几乎无法直视。可他又无法让自己的眼睛移开这一如世界奇观的绮景,于是只能痴痴地瞪着。  女王的手抵在了他的头上,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推着他的脑袋靠近这完美的奇观。女王笑了,笑的放肆而又得意。可是,他已经听不见了。随着女王阴唇缓缓张开,赫尔曼眼中的银河也在斗转星移,它不断变化着,那么美。  女王用自己尖尖的手指戳动自己胸前的星芒,那是一种贴式文胸,轻薄的如同纸巾。于是那剧烈的刺激便直接透过文胸直接刺激到了她的乳蒂。  感觉来了。  文胸中细小的乳蒂开始长大,腿也自然的绷直,本来饱满的胸部更是要裂衣而出。  自然的,她的真正阴蒂也开始充血,饱满,长大,慢慢地从两边阴唇的夹挤中露出来。  同时露出的,还有一颗镶嵌在阴蒂深处流动着无比璀璨七彩光晕的钻石——魅惑。  一束光,就这样射入了赫尔曼的眼睛,促不及防地。  赫尔曼的眼前霎时被女王那诱人的身姿充斥着,仿佛有无数个海伦娜在苍茫而又黑暗的宇宙中起舞,只有她们的腿间有一串璀璨的星光在他的眼前晃荡,忽然所有的光都消失了,只有一个海伦娜,她用手羞涩的遮蔽自己的私处,微弱的光芒从她手指缝间漏了出来,他轻柔地吻她,温柔的将她遮在私处的手抓住然后挪开,然后从她的脚趾吻起到脚踝到小腿,他一直深入,直到最后,她的腿颤抖着打开了,被幽禁的星光终于明亮。他看着那光芒,爱抚着女王的美腿,渐渐地,耳边回荡起了女王萌动的呻吟,他越抚摸,那群星便越炽烈,他越抚摸,她叫的就越诱人。他忽然想走进这星群,他想和着星群融为一体。这个想法一出现便无法控制,它像干草堆上的一星火,马上无可阻止的燃烧起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被火炙烤,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兴奋前所未有的疯狂与强壮,他像烈焰上的火药一样需要一次爆炸!  女王的手一离开赫尔曼的脑袋他就直直的倒了下去,她背靠在光明之山的橱窗上狭长的眸子玩味地盯着赫尔曼呆滞的脸瞧他会为自己多疯狂。  不一会赫尔曼果然蹦了起来,像一头愤怒的野兽一般嘶吼着冲向海伦娜。  嘭!随着闷闷的碰撞声,血从赫尔曼的额头蜿蜒而下,在他与女王之间的玻璃墙上留下淡淡的血痕。  吼!赫尔曼死心不改,仍然不停地撞击着身前的钢化玻璃,疯疯癫癫如同疯狗一般。  女王依然慵懒地盯着他,就像观看斗兽场里的搏斗。直到她顽皮的阴蒂缩小到被阴唇重新包被,她才轻巧地用创可贴贴上了自己的私处,然后按下身后的一个按钮。  玻璃墙瞬间被抽入墙壁。赫尔曼更是向女王疯跑而来,却被女王身后适时而出的四个彪形大汉按倒在地。  女王的背影消失在赫尔曼的眼际,留下他在地板上拼命挣扎。  女王不喜欢他的尺寸。  滴滴滴滴的忙音回荡在夜火大厦的顶层。  女王羞恼地挂掉电话,划掉了清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把电话摔在地上。  她有无数的情人,可偏偏此刻连一个能马上和她交合的都没有。  她的助理不在,偏偏在这个时候……”都是你害的啦!“海伦娜一只手伸了下去,抚摸自己身下的钻石——魅惑。  魅惑世界上最大的钻石,但被赫尔曼看到的只是它的一小部分,为了装备它,海伦娜几乎改造了自己的整个性器。而她之所以愿意这么做,是因为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魅惑的神奇魔力。  女人渴望魅力,而魅惑可以给任何一个女人无与伦比的魅力,只要把它嵌入自己的性器,就会拥有所有的男人都无法抗拒的魅力。然而这种魅力并不是不劳而获的,一旦使用它就必须不断用男人的精血来给养,如果给养不及时,它就会变成最烈性的媚药,使嵌入她的女人疯狂的找男人交欢,直到吸取了足够的精血为止。  此刻的女王心里乱极了,自己早已经过了补给精血的时间了,她的阴蒂已经因为兴奋胀起很大,可居然找不到男人为她灭火。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向自己的私处摸去。当手指接触阴蒂的一瞬间,那种麻肤酥骨的快感使她忽然一惊。  她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指,”不可以,自慰不能给养魅惑的。“她长长的喘气,她已经意识到这颗钻石已经开始控制她的身体。她集中最后的意志撕开自己轻薄的内裤,让自己的下体暴露在空气中。  空调的冷风轻抚她下体的五色阴毛,那沁心的凉意使她拾回一些理智。  ”男人,我要男人。“女王惊慌的四下张望,偌大的办公室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她抓狂似的撕开自己昂贵的绸丝胸衣,让整个身体都被冷气包围以维持对身体的控制。  古朴的大钟不紧不慢的敲响九下,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四个小时,公司下班后是要肃场的。此刻的夜火大厦也许只有她一人。  女王抱住自己的头绝望的跪下来,”谁都可以,求求你操我吧!“女王凄哀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回荡不绝。  往往,一个可以倾倒天下男人的女人,她在最需要的时候却得不到满足。  ”呃~呃呃呃~“女王叫着,身体在自慰器上疯狂地扭摆。而她的双手不停地揉捏着自己硕美的双乳。  ”啊!“女王身体猛地一挺,精美的五官似是痛苦的扭曲在一起,性吧首发给人一种凌虐的美感,端庄的女王此时放浪地叫喊着:”给我一个高潮,我要高潮!“凌乱的发丝打在脸上,被咬在嘴里。女王的脸上因快感而泛起红晕。乳色的激流自女王涨大的胸器中喷射而出。女王因激情不住叫喊,她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抽动着,就连阴唇上镶嵌的彩钻也随着下阴的缩合快速颤动。  ”呃…“女王在高潮下几乎在哭喊。在高潮来临的那一瞬,她用自己的G点狠狠地蹭在了凶猛的自慰棒上,猛烈地冲击所产生的快感使她几欲昏厥。她条件反射般地收缩阴道并绷紧双腿。本来固定着的自慰器竟随着女王的站立被带起,片刻后,又在重力的作用下下滑。就在女王的阴户中,人工的大鸡巴被内阴镶嵌的钻石刻下深深的划痕,并且发出令人揪心的声响。  相信即使再健壮的男人在女王内阴的这一夹下也会完全废掉。  啪!自慰器摔回地上,女王也随之跪坐在地上,”不行,还是不行!“她喘息着捏挤自己鲜红的阴蒂,凌乱的头发随着风抚动有些下垂的乳房。  就像一个被轮奸而依然没有得到满足的饥渴欲女。  今晚需要一个男人。一个足以满足她的男人。  ”洛基,快来救救妈妈。“女王委顿在地,费力的望着儿子。  ”妈妈,我来了!“洛基慌忙跑过去搂起母亲。  ”不用扶我,快干我。“女王张开大腿,做了个准备被插入的动作。  ”怎么干啊,妈妈?“洛基看也不看女王的迷人下体,他每天晚上都要给女王做阴部按摩,加上他从不知晓爱欲之事,别人眼中的性感尤物在他眼里反而很常见。他只是抱住女王,看着她绯红的面颊一脸急切。  ”就是用你的鸡巴插妈妈的逼啊!“女王已经顾不得作为母亲的端庄,她的阴道里仿佛又无数只蚂蚁在爬,她的下体热的要烧起来,只有男人的鸡巴能使她解脱。  ”什么是鸡巴,什么是逼?“洛基被女王一手养大从来没听过这些东西。  女王简直要急疯了,”就是用你小便的地方插进妈妈的这里。“说着,女王用手指插了插自己的阴道。”还有,先把裤子脱了。“不一会,女王就感受到一个软软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小洛基不用怕把整个鸡巴都放进来。“女王一步步引导儿子与自己做爱。  ”嗯。“洛基一点一点把自己长长的鸡巴插入妈妈的身体。  ”好了,动起来。“在女王的指引下,洛基已经渐渐掌握了一些做爱的基本技巧。  果然还是自己的骨肉最有感觉。在魅惑魔石的催动下,女王青春的阴蒂变得千百倍的敏感,她粉嫩的阴户其实已经被千百个鸡巴插入过了。但此刻的那种激烈的感觉,让即使是海伦娜这样久经风月的女人也无所逃避。  女王情不自禁的小声呻吟着,母子二人仿佛在生理上建立了某种联系,两颗心脏跳动着,慢慢跳在了同一个频率。健壮的鸡巴的每一次插入,阴道肌群的每一次收缩跳动,青春的母亲与被她哺育长大的健硕儿子,亲情的眷恋和男女的爱欲交织在一起,每一个动作都是大自然中最和谐的律动。  ”姐姐,你痛吗?“洛基顺从的抽插着母亲的阴道。母亲痛苦的表情和若有若无的呻吟让他心中惴惴不安。  女王抚摸着洛基俊美的面庞,眼神里爱意流动:”姐姐不痛,姐姐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女王的手顺着脖颈摸到了洛基结实的胸膛,健美的肌肉让女王第一次从儿子身上嗅到了男人的味道。女王意识到,此刻自己身体里的男人,已经不是自己一直呵护的孩子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可以给自己无穷快乐和幸福的男人。  洛基插着母亲的小穴也感到无比的畅快,性吧首发似乎有什么一直沉睡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醒了过来,他夜夜给母亲按摩乳房和阴部却从来不知道母亲的身体是这样的神奇。莫名的欲望渐渐战胜理智,他的动作不再是驯服和顺从而变成带着侵占的征服。  就是这样的一对母子,一对最熟悉的人却在相互的身体上挖掘出从未体验过的东西。十九岁的儿子已经成熟,他忘情的亲吻着自己身下娇小的母亲,然后吮吸她的乳房,那种哺育了他十九年的熟悉甘甜又一次萦绕在他的齿间。女王意乱情迷,不知怎么的,她在儿子的胯下,忘了勾引,忘了魅惑,忘了所有的性技巧和母子相合的伦理纲常。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六岁的处女时代,什么也不会,依偎在爱侣的臂穹,只是本能的呻吟,只是,会在高潮时用腿环住他的腰。  直到浓稠的爱液唐突的射进她的身体,那炙热的爱意让所有的女孩缩紧阴道。最深处最私密最狭小最紧致的地方忽然被填满,那种充实与幸福瞬间征服了女王的整个身心。可是,它那么多,那么烫,多到整个身体都要爆掉,烫到整个人都要蒸发。身体不堪重负的不自觉抽动,它想摆脱这沦肌浃髓的快感,它想把身体里的异物排出去。巨大的肉棒强势的堵住了唯一的排泄处。于是,它越来越急越来越急。  女王不舒服的扭动身体,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这份浓重的感情,洛基也并不知道射过之后要把鸡巴从女人身体里抽走,他闭眼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在所有的刺激都达到顶点的瞬间,女王成熟丰腴的美体失去了所有的禁制,一阵尿意袭来,女王正准备夹腿忍住,胸部的涨感随之而来,不等女王反应,两条白色的液柱喷上天空,马上,一朵溅开的水花也在女王下体绽放。  女王索性射个痛快,她也想知道自己五十岁的身体可以射出多少。只是洛基不知所以,看着母亲乳汁四溅,他本能的张嘴吮吸,他知母亲乳汁宝贵,为了保护奶水,他竟用手捏住女王的另一个乳头。这可害惨了身下的女王,她的乳头比阴蒂更为敏感,此时高潮之中,三个排欲之处被全数堵住,这样的刺激谁受得了?一波高潮不平一波高潮又起,女王的身体快乐而又痛苦的痉挛着。可她娇小的身体被洛基有力的压在身下,一点也反抗不了,她甚至说不出一句话,尖叫一声便陷入了昏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