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bobocao.com 益沙惊蛰花莲

益沙惊蛰花莲
我这个人很简单,是一个无业漂,20岁那年离开了家乡来到了现在这个既陌生有熟悉的城市,陌生的是这里的人,熟悉的是在哪里都一样的事,虽说我没有正式工作,但是我在这益沙街面上还算是混得开吧,有的人说我算是一名古惑仔、也有的人说我就是一个马仔,反正不管是什么,当马仔肯定会有老大,说起我的老大……我的老大外号“惊蛰花”听这名字各位肯定猜到这是一个娘们,不错就是个娘们,并且是个非常之狠的娘们,身高1.70,体重97斤左右,一头长发披肩,满身的虬龙入海图,相貌算是一般,不算太好看,但是好久了会很耐看的那种,在益沙这块街区提起“惊蛰花”的大名真是连小孩都不敢哭了,听说圈里兄弟说这位大姐当初是富人家的大小姐,但是因为一场政府事件,搞得家破人亡,母亲被人活活侮辱而亡,父亲责备驱逐到难民营做苦力,结果不堪重负被施工巨石活活压成了肉泥,小惊蛰花被前任益沙老大赵魁龙所收养并且抚养其长大成人,一转眼的功夫惊蛰花就已年满18周岁,但是就在去年的春天,53岁的赵魁龙在屋中强行奸污了惊蛰花,惊蛰花在愤怒、与仇恨之中挖出了赵魁龙的一双眼珠,念其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就将其栓与房檐之下以狗养之,不让其死亡,至此惊蛰花接管赵魁龙在益沙的全部生意。 说起我是怎么跟的惊蛰花,这还要说是在一年前,惊蛰花受到赵魁龙之辱后接管益沙,但是与赵魁龙早年交好的弟兄们都是对惊蛰花十分不满并且在私下想将其铲除自立门户,惊蛰花年龄尚小处事未深一时间被这些人到处追杀,当初支持惊蛰花的那些兄弟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投靠他人的投靠他人,惊蛰花一时间举目无亲,非常狼狈,那一天追杀她的人发现她在益沙的藏觅之处,当时就要将其就地斩杀,惊蛰花抵挡不住身中四刀眼看就要遭殃,恰巧我这时闲逛至此,眼见有人在此行凶,便不由分说的用出了江湖上失传多年的逍遥派绝学“混乱石灰散”使得这回人的眼睛全部暂时失明,我趁乱将惊蛰花救走。 到了我的住处我发现惊蛰花失血过多再不救治眼看就有性命之忧,但是我把全身搜索一个遍也没有找到一分钱,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想起老年间的一句话“口水能疗伤”于是我索性吧心一横,开始解惊蛰花的衣衫,“嗵”此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眼前一黑只看的到一只沙包大的拳头在我眼前晃动“你个臭流氓,混蛋带冒烟的,敢在此时冒犯你家姑奶奶,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惊蛰花所认为我要和她爱爱,“我说这位姐姐,你可真是错怪我了,我刚刚救你性命,现在苦于囊中羞涩想以口水为你疗伤,可曾想竟然被你反过来打,真是好人没法儿做啊”惊蛰花一听顿时一愣,“这位大哥多谢救命之恩,刚刚小妹不知其中缘由错怪了大哥了,请大哥原谅。”惊蛰花身体一动,震动身上创口“啊……啊……这帮混蛋,等你家姑奶奶痊愈定要杀的你们片甲不留啊……”我在一旁片听着惊蛰花的声音心中暗想“这女的长相虽然一般,但是这声音这是好比天籁一般,这要是叫起床来一定非常的perfect”想到这里我说“现如今当务之急是让在下给你疗伤,你先躺下”惊蛰花闻言脸上一红慢慢躺下,我开始为其解衣服,解开衣服后观看伤口并非很深,于是我慢慢低下头帮惊蛰花清理伤口,“啊……啊……”“我弄疼你了吗?”“没事,我忍得住”于是就这样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帮着惊蛰花清理她的伤口,清理完毕我用衣服撕成条状帮她包扎伤口“啊啊啊啊啊啊……”待我包扎完毕后,惊蛰花已然疼的晕了过去,我脱下衣服为她盖上,其实真想给他盖被,但是实在是没有啊,就这样,我与惊蛰花在这不到4平米的小屋都睡着了,次日清晨惊蛰花醒来与我说明她的来历和出处,我非常感慨,决心帮助惊蛰花,惊蛰花十分感动“大哥,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以后我愿为奴为俾服侍你”我一把抱住惊蛰花“不要这么说,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们就这样彼此的抱着对方,但是我胯下不争气的宝剑在与惊蛰花触碰的同时换换的抬起了头颅,惊蛰花好像有所感觉,看了一眼,脸上一红,用手解下了我身上唯一的贴身衣物,此时我的巨龙已经火烫如柱了,惊蛰花看后张开了她的红色小口一下将我的巨龙子吞了进去,我感觉到一根小舌头在我的巨龙上不断的游走,我的巨龙不是的传来酥麻的感觉,仿佛与过电一样,没想到口交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妙,她用手套成环抓住我的巨龙配合舌头不断的上下套动,我的脑海中此时一片空白,强烈的感觉充斥着我大脑的每一个细胞,我粗暴的将惊蛰花放倒,用撕地方法除去了她的衣裤,并毫无保留的吸允她的阴部,惊蛰花全身为之一颤“啊,好舒服啊”我近乎疯狂的在惊蛰花下体上索取者,我张开血盆大口在惊蛰花身上到处游走,“啊……好哥哥,快进来吧,给妹妹吧”我脑海中思绪是混乱的腰间使劲,脚部蹬地,手握巨龙对准惊蛰花下体密洞一顶,整根被惊蛰花下体所吞没,“啊啊啊啊啊啊,好,太大了,好好”我疯狂的开始着前后抽插,我不顾一切的横冲直撞,只搞得惊蛰花满嘴胡话,“啊……好哥哥……来操死我吧……我的天啊……哥哥的实在是太大了……啊……绕了我吧啊啊啊啊。”我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姿势,激情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惊蛰花的全身都在补助的颤抖这,“啊……好哥哥……我的小心肝……啊……淫妹妹要去了……不行了……哥哥我要去了……啊……不行了。”我被惊蛰花的下体夹得死死地,一股一股的热流喷射在我的巨龙头顶,我感到全身都不受我自己控制了,只感觉腰部一酸一股怒放的烫精喷洒在了惊蛰花的密洞之中,“啊……啊……美死了”。 自此我和惊蛰花在我的小屋逐步开始扩张势力拉拢益沙的兄弟,声势不断的扩大再扩大,终于在3个月后重新杀了回去,至此我与惊蛰花过着日日淫天天贱的日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