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bobocao.com 男M变身风骚女M

男M变身风骚女M

我叫小林,28岁,从懂事起就开始恋足,恋丝。随着年纪的增大,这种爱好反而越来越加重,成为了强度的受虐倾向。

  这天夜里,喝多了酒,回到家身体燥热,上了QQ。这是专门注册的小号,加了本地很多SM群,以前偶尔找过一些女王,当然只是玩一些恋足调教。上去后,找到以前加的好友,一一点开聊天记录,发现其中有个叫「黑舞鞋」的女王。

  照片上特别漂亮,身材也很苗条,是一位舞蹈老师。由于我口味有点重,不喜欢没什么味道的丝袜和脚,反而喜欢酸臭丝袜。之前聊天问她脚有味道么,她说她是汗脚,而且每天跳舞,健身,保证我满意。

  其实之前聊天时就非常想去找这个女王,只是要价太高,一直到今天喝多了,一冲动就约了。

  到了女王家,一开门,果然和照片一样,非常漂亮,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表情冷艳。刚进屋,女王就对我说:「跪下」我腿一软,跪倒在女王的高跟鞋下。

  「贱狗,妈妈知道你喜欢臭脚,专门把穿了两天的舞蹈丝袜换上了,还不快爬过来」不说则已,女王这么一说,瞬间觉得一股带有汗味、皮革味的特有的酸臭,再加上一点点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连忙手脚并用爬了过去。刚想离近点享受女王的味道,没想到女王却坐回了床上。

  「贱货,求我」

  「求你了,主人,让我亲亲您的香脚吧!」

  「叫妈妈」

  「妈妈,让小狗闻闻吧」

  「真贱,爬过来给我把鞋脱了」

  我赶紧伸手想要拖鞋,但是

  「贱狗,谁让你用手」

  「可是不用手怎么脱呀」

  「你的狗嘴是用来干嘛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赶紧用嘴解开高跟鞋的鞋带,然后咬着高跟,帮女王脱下了鞋子,正准备舔丝袜的时候,女王把脚抬了起来。

  「妈妈喜欢逗小狗,看看小狗的舌头有多长」

  问着心中最爱的酸臭丝袜的味道,我尽量抬起头伸长舌头,想要舔到女王的脚,但是每次快要碰到的时候,她都把脚再抬高 一点,不让我舔到。

  「贱狗,妈妈的脚是这么容易舔到的?多少男人排着队想舔都舔不到」「妈妈,贱狗快疯了,快让我舔舔吧」「你真贱,我这么臭的袜子,我自己都觉得臭,你还这么喜欢,真是条狗啊,来,学狗叫两声妈妈就让你舔」「汪汪」终于,女王把臭脚伸到了我的嘴边,酸臭味扑鼻而来,但是我真的好喜欢,我想象着女王跳舞的样子,看着女王的美腿美脚,舔了上去。酸酸的,咸咸的,湿湿的。

  「好吃么」

  「呜呜呜」我的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

  说实在的,以前我亲过不少女孩的脚,但是要么是洗的干干净净,要么也是没什么味道,只有这次,才是我恋足以来的最爱。那种酸酸的汗味,让我欲仙欲死。慢慢的,女王的丝袜被我舔的快湿透了。

  「躺下,贱狗」

  我顺从的躺到了地上,女王把右脚踩到了我的脸上。

  「左脚被你舔湿了,接下来换右脚。」

  不知道为什么,右脚的味道比左脚还要浓郁,一边舔着,女王把左脚放到了我的老二上缓缓摩擦着。

  「小贱狗,舔着妈妈的臭丝袜,硬的还挺快啊,看妈妈用脚给你弄出来」其实我早就硬如铁了,没试过的人可能不知道,被丝袜脚放在脸上,舌头伸出来就能舔到,鼻子里进的又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我怎么能不硬。

  很快,我一泄如注,射到了女王的丝袜上。

  「射的真浓啊,来,自己吃掉」

  我正要拒绝,一只脚已经塞到了我的嘴里,咸咸的,腥腥的。

  原来精液就是这个味道……

  刚刚想到这个,我却昏了过去……

  当我恢复意识后,发现还是在女王家里,我坐在床边,地上躺着一个男人,而我的脚塞着这个男人的嘴里。

  「我靠,什么情况」

  我一看自己,这!!!!

  我居然变成了女王!!!!

  再一看脚下,那张熟悉的脸,不就是我么??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蹲下身拍了「我」的脸几下,「我」也终于恢复了意识。

  「我靠,什么情况」

  看来我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了几句,发现地上的「我」,是刚才让我欲仙欲死的女王,也就是说,我们调换了身体。

  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各自郁闷,问着自己这具身体的臭丝袜味道,我又想要了,但是不像以前那样下面变硬,反而是身上变软了。

  「呃,接下来怎么称呼你好呢」

  「你这个贱狗,又发骚了?刚刚妈妈让你爽了,现在轮到爸爸让你继续爽了」看来女王对她的新身体也很好奇,老二肉眼可见的硬了起来。

  正在我犹豫接下来用什么身份面对她的时候,她用手撑起了我的下巴。

  「就算换了身体,你还是我的贱狗,来吧,伺候好我,爸爸一会让你爽」看着她强硬的表情,我终于不再犹豫了。

  「爸爸,你放心吧,我的身体哪里敏感我最了解,女儿如果让你明天下不了床了爸爸可不能怪我」「贱狗,我之前做女王的时候从来不和你们这些贱狗做爱,今天,让你用我的身体爽爽,一会有惊喜给你」也许是出于习惯,就算我现在已经是女人的身体,对面坐着一个臭男人,但我还是习惯从脚开始舔起。和女人的丝袜、脚的混合味道比起来,男人的臭味更浓了,这也是我自己熟悉了多少年的味道,刚舔了一口就不想舔了,但是一想到我现在是一个长得校花级别的没人,却跪在一个屌丝的脚下,用自己的香唇含着他的臭脚趾,我的身体就全身发软,感觉双腿间好像湿润了。而女王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爽啊,贱狗,你的小舌头实在太软了,继续舔,把爸爸的脚趾头缝舔干净」一边忍受着臭脚味,一边用我曾经遥不可及的小舌头,温柔的在每个脚趾缝之间游走着,我偷偷的把手伸进了内裤中,果然,这个身体好敏感啊,这就湿透了。

  「贱狗,摸什么呢?湿透了吧?刚才就说了给你个惊喜,来把内裤脱了,蹲下来」照着爸爸的吩咐做了以后,我蹲下来继续舔着爸爸的一只臭脚,他又把另一只脚伸到了我的胯下,慢慢的磨着。还没磨两下,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传了上来,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啊……啊……」

  我感觉有个东西在我最痒最敏感的部位磨来磨去,而我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感到下身就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贱狗,爸爸的身体天生潮吹体质,我每10秒就能让你喷出来一次,好好爽吧」几秒钟后,体内的东西终于冲了出来,错了,不能说东西,而是液体,好几股液体。

  「我太丢脸了,尿出来了」

  「不是尿,是体液,潮吹,懂么?来,把爸爸脚上的液体舔干净,自己尝尝是不是尿」果然,没有骚味,也不是黄色的,正是传说中无色无味的潮吹。我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爸爸,太好玩了,继续玩我吧」

  「你个贱狗,又忘了应该自称什么了?」

  「是是是,玩死女儿吧,玩死贱狗吧」

  「继续伺候爸爸」

  也许是被刚才自己的潮吹刺激到了,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一下把爸爸推到在床上,分开他的双腿,舌头钻进了他的屁眼里。

  「哇,爽死我了,你这小舌头,你这样怎么这么爽」哈哈,当然了,刚才就说了,我的身体我了解,我一直喜欢口活,尤其是毒龙,每次去洗浴中心都会让小姐多给我毒龙一会。但是我刚想起来,进来后还没洗过澡,这味道……算了,从来就认为,只要女人前戏让男人爽了,男人绝对会让女人更爽。为了一会的幸福,我就忍忍吧。

  如果屋里有人在拍摄现在的画面,估计会让多少屌丝们撸出血——一个大美女把一个丑男按在床上,使劲舔他泛黄的屁眼,美女的舌头都快抽筋了,还是使劲往里边塞。

  与此同时,我的左手不停地手淫着,想起这个美妙而让我羞耻的画面,一股股的体液又喷了出来。

  「好了,乖女儿,爸爸太爱你了,来,常常爸爸的大鸡巴」我们换成了69的姿势,一根大棒伸到了我面前,说实在话,以前我可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大,难道变身了还能改变这玩意的大小?

  没有任何犹豫,我把它含了进去,第一感觉就是好光滑啊,第二感觉就是好骚啊。我再次后悔没有提前洗澡。但是还没几秒钟后,我觉得这种骚气不但没那么难闻了,反而让我觉得好刺激,可能我天生就是个M吧。

  按照我对自己身体的理解,我一边用舌头舔着龟头的前端,一边时不时的来个深喉,又用手指蘸着自己的体液,爱抚着爸爸的屁眼,时不时往里面捅一下。

  而爸爸在我身子下边,拉过了我的黑丝臭脚,舔了起来。

  「换成你的身体,我对这种臭味也喜欢起来了,都怪你啊,贱狗。」「呜呜……爸爸,舔我,舔我的臭脚,舔我的骚逼」两根手指忽然伸进了我的阴道,摸索了一会以后,碰到了一个地方,一种奇怪的说不出的感觉让我浑身颤抖起来。

  「爽吧,这就是你的G点」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

  这种爽,无法形容,不同于男性射精时那么几下,而是持续不断的高潮。随着爸爸手指的扣动,我再次喷了他一身。

  「别停……继续……啊啊啊啊……爸爸,爽死女儿了!!」爸爸没有答话,他一边亲着我的臭脚,一边使劲的扣着我的G点,床单已经湿透了。

  「啊啊啊」

  我感觉自己已经说话都说不出来了,而高潮还在持续着。

  「啊啊……饶了我吧,我不行了,爸爸,啊啊~ 别停,用力!!」「啊……」我感觉我又失去了意识,直到一根巨棒插了进来。以前总是不知道一根棍子在体内捅来捅去是什么感觉,现在终于直到了,这是在填补我身体的空虚。

  「爸爸,你好大啊,捅死我了」

  「我操死你这个小贱狗」

  爸爸很了解他的身体,一边插我,一边用手不断摩擦我的阴蒂,让我的体液一直想喷,但是更要喷的时候却被大鸡巴堵了回来,每秒一次的这样的交替让我欲仙欲死。

  「抽出来啊,让我喷,让我喷!!啊~ 别,使劲操我,操死我!!!」交替的感觉,抽插的快感让我语无伦次,我感觉我的体内已经被液体填满,每一下的抽插都伴随着液体搅动的声音。

  「贱狗,爸爸快射了」

  「射我里边,爸爸,射我里边,求你了」

  「啊啊啊……」

  一股暖流打在我的体内,第二股,第三股,数不清多少股,冲击着我,我浑身抽搐了起来。在爸爸拔出鸡巴的那一刻,我喷了出来,第一股,第二股,第三股,数不清喷了多少股,伴随着我身体的每下抽搐,都有一股体液喷出。

  「贱狗,来给我舔干净」

  沾满了精液的肉棒差进了我的嘴里,比我刚才射的好吃多了,这是心里感觉么?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股暖流在我最终释放出来。

  「爸爸赏你点圣水,以后这辈子你就伺候爸爸吧」「呜呜呜」一声声液体的吞咽声,仿佛代表着这一男一女今后的未来。

  【完】